当一切鸟语花香的散文_醉看花香散文

经典美文摘抄 编辑: http://www.whlsgzn.com

1、当一切鸟语花香的散文

诙谐的天空时不时的有几架飞机,拖出长长的白烟,之后我总是用一百八十度的角度看着天空,那时候我总是认为,我低头俯视了世界,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尘,跳到院子里继续开心地笑。

当一切鸟语花香,天空很蓝,和我的心一样,蓝蓝的,晶莹无比,有些冰冰凉的感觉,也有些清澈的感觉,时不时的透出些快乐的气息。

我的童年在一个叫做富锦的小城市,我记得我离开那里的时候,跟妈妈说,妈妈,我是不是富锦人啊?妈妈听我这么说,笑了笑,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用黑色的瞳孔望向远方,她告诉我,以后要说自己来自黑龙江,我看见妈妈的眼神,朦胧之中戳破了天空上正月十五的月亮。

当时的我有些茫然,既然我曾经生活在富锦,为什么要说自己来自黑龙江呢?我没有难过,母亲的回答像是天边拖着长长的白烟的飞机,它们载着我遥远的离去,我想我始终是来自富锦的,纵然说我来自黑龙江也没有错,可是我还是不能忘却那些无数的寒冷,无数的冻鸭梨,甚至那些我每天穿行的小路。

那时候有一条每天必经的小路,小路很长,我只记得很长很长,我总是在早上从小路穿行,小路旁边的枝叶上有很多白色的薄雾,附在叶子上,不断泛着凉气,和我炽热的汗不停的混合,然后它们也会变成一颗颗饱满晶莹的水珠,当时的我很小,那时候看见从叶瓣中央滑落的水珠总是以为那是泪水,然后我会很难过,因为我怕它流泪。

水珠滴落在我的手上,我的手很晶莹,和我的心一样的颜色,晶莹的,蓝蓝的冰晶色,水珠落下的瞬间,我用手接住了它,将它捧在手心里,我看见它慢慢融入我的掌心,我不知道为什么,落在我掌心的一颗饱满的水滴会慢慢被我的掌心稀释,或许它们只是沿着我稚嫩双手上的纹路慢慢落在无边无际的大地上,在多年后进入海洋了吧,这种时候我只是每每感觉到我的悲伤不断增加,然后,水珠消失了……

小路的确很长,但我只有很少的时间欣赏所谓的泪珠,因为水珠消失后我仍旧会高兴的笑起来,然后就那么一直笑一直笑地跑出小路,找我童年唯一的伙伴,我的哥哥。

我不敢想象我会跑在一条充斥着是潮湿的空气的小路,我不敢想象我会蹲在那种地方,因为我讨厌潮湿,也讨厌任何爬虫,或是会蠕动的生物。

我的哥哥不一样,他很喜欢这种东西,他喜欢任何爬虫,或是会蠕动的生物,就像他曾经拿回家很多绿豆虫一样,爬来爬去的,导致我总是发现手边无缘无故的出现虫子。

我那时候在姥姥家住,姥姥是个慈祥的人,老人家会很多手艺,比如刺绣,插花等等,甚至酿造一些葡萄酒,或制作一些类似的生活用品,老人家都能徒手做出来,我记得那时候姥姥还很年轻,满头的头发还都挺黑,挺茂密的。

我记得在懵懂的时候,那个满头黑发的人还可以眯着眼睛,惦着脚快步的抱起我,然后笑眯眯的抱着无知的我在院子里数星星……

姥姥很爱笑,一笑就抬起眼睛,我每每看见,都觉得很开心,然后老人家一边抱着我一边讲一些零七八碎的东西,或者教我做些折纸什么的。

我听过姥姥小时候的事情,姥姥曾经也是个叛逆的孩子,就像现在的我,想一想我却发现自己难免悲伤,因为我知道她们都年轻过,她们都疯狂过,她们也曾经在树下开怀大笑过,因为她们有过青春,纵然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消失的连残影都没有了。

但想起她们真的疯狂的跳跃过,并且跳到现在时,我仿佛看见他们转瞬间从青葱岁月的孩子跨越到了暮迟的老人一般,她们坐在窗边的摇椅上,看着西方的太阳落下,安稳的坐着,时不时想起一些事情还能笑着摇摇自己的椅子。

我们这些年轻人,记不住也没见过她们青葱的岁月,总是见她们昏昏欲睡的暮迟一般的样子,我就是这样,想想自己的青春,联系一下二者,我竟有种朝如青丝暮如雪的感觉。

其实人都会变老,一点点的变老。

不过惭愧的是小的时候并不懂得这些道理,所以从来不会思考,也从来不会后悔什么的。

不过现在有的时候,觉得思考就像靠近火炉,思考是为了明白或者追寻一些什么,而靠近火炉是为了取得温暖,或者是驱除寒冷,我想我小的时候可能是一滴眼泪凝固化作了冰晶,里面充满悔恨悲伤,但却因为并没有融化而不感到悲伤。

可是如今随着自己慢慢的长大,我开始不断思考,我想我就像不断地靠近火炉的凝结的泪珠,原本只是因为寒冷想要取得温暖,却没想到慢慢的自己却被融化了,最后自己的温度还是在零度,但却一不小心变成了一滩水,只能活在痛苦里。

小时候,和哥哥在一起只会谈论一些简单明了的话题,就像午饭吃什么一类的话题,现在想想我却是只能无话的凝望向远方,有些无法相信那个曾经的自己。

我凝望时,心中必然悲伤,那时候我是出神的状态,我总是无缘无故的出神,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现在我可能明白了,或许我是在追寻前一秒的自己吧,所以我总是出神,不忍心前一秒多一些的天真就这样随风散尽,所以才不停的追赶,最后却也只能蹲在墙角,用空空如也的双手捂着脸痛哭流涕。

我想我们触手的天真不断流逝间,自己也会感到悲哀吧。

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还能做出许多蠢事的时候,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而且他们没有长大,没有长大的孩子就像一条直线,永远不会与试图躲避什么,或者撞击什么,他们只是无意识的伤害或者逃避些什么,所以他们看起来很蠢,做出的事情也很蠢,但是那可能是他一生中唯一能表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的时候了。

我很高兴,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单纯的孩子……

暖色的路灯/映黄了几人夜影/听风吹拂耳畔/月色怎有丝丝微凉。

冷色的路灯/映亮了几只夜莺/听风吹拂耳畔/莺声怎有丝丝忧伤。

2、醉看花香散文

今天是3月2号,结婚的新人特别多。看,路上一排排飘着的红丝带,车前车后开满鲜花的车辆,你就会知道今天是个吉祥的好日子。

“看,这家的花篮真漂亮,那玫瑰、那百合、那吉祥草真够鲜亮。”

“人家这才叫气派,一色的豪华车辆。”车辆如蜗牛一样前行,路人的话语透过摇下的车窗传进我的耳朵,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我外甥婚车上的花篮。按说这花篮应是婚庆公司配置,怕花篮里的花儿不新鲜,我们自己到花房特别定下,由我们自己精心挑选,所以才有了今天花儿的鲜亮。作为长辈我们祝愿外甥与他新娘的爱情与这鲜花一样,永远保持着鲜艳。至于车嘛,呵呵,大都是亲朋好友前来帮忙,今天是星期天,大家有时间啊。

一路上,一如以往的堵车,没有尽头的车辆让人心绪难宁,接近十点钟,车子才开进了公园。一看,天啊,公园停车场的车辆超出了我们的想像,密密麻麻一片,仔细看了看,都是婚车。我想闲暇的人们知道好日子结婚的人多,到公园摄像的自然就多,所以宁肯去郊外踏青,也不愿来公园与新人抢春色。看,那飘在微风中的红丝带,如孩童的手,在向人们招手示意,好似在说:一起来为新人祝福吧。我与新娘的父母在一起,从他们脸上荡开的笑涡,我看出他们的心啊如蜜一样甜,他们知道阳春三月会给女儿带来幸福的芬芳。

“看看,大奔、宝马、奔驰……呵呵,现在年轻人结婚就是排场。哪像我们那时结婚,没得比啊!”新娘的父亲发出由衷感慨,好似那流金岁月此刻就在眼前。

看着眼前阳光帅气的外甥与鲜花一样的新娘,透过光阴,我仿佛看到了奶奶坐在爷爷推着的木头车上。奶奶坐在车子的一边,那上面铺着一方红布,另一边捆绑着两个花盒子,一个盛装着一盏新婚夜里要点燃的长明灯,一个盛装着奶奶的花红。车子“吱呀,吱呀”行走在贫瘠的山路,行走在苦难的人生,长满杂草的羊肠小路,撒下奶奶与爷爷一生的甜蜜。越过岁月的末端,我看到了英俊的爸爸骑着大金鹿自行车,后坐上铺着一块棉织红花台布,那台布边上的穗絮,随风飘荡,坐在上面的妈妈紧贴在爸爸后背,笑咪咪地数着阳光中的尘埃。那辆记载历史的大金鹿自行车,是我坐过最早的交通工具,车子后面是妈妈的日子,前面的车梁上,是我快乐的小天地,有时我坐在车上,有时我站在车上,这辆大金鹿自行车载着我渡过儿时的欢乐时光。

那是在一个雪花飞舞的日子,一辆吉普车上坐着盖着红盖头的我,那辆车是公公单位唯一的一辆车。在车里,透过红红的幕帘,我看车窗外飘落着大片大片的雪绒花,那绒花本是洁白,在幕帘后的我像见到了南方盛开的木棉花,洋洋洒洒红红一片,而我的幸福就溶在这被染红的花朵里。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湍急的岁月河流载走了爷爷、奶奶,将他们带去了天堂;飘摇在生命之河的船舶载老了爸爸、妈妈,当年英俊挺拔的后生,荷花一样俊美的仙女,如今已经满头飘着白发;在阳光的隧道里穿梭,日子让当年黄毛丫头的我,摇身变成了跑在晨光里健身的中年女人。

“姨,快走。”晚辈的一声叫,将我从记忆中拽回,看着沐浴在三月阳光中的一对新人,心儿荡漾着幸福甜蜜。外甥身穿光彩照人的新郎“希努尔”,一个健康阳光的帅男,新娘身着拖地的凤尾婚纱,在三月和煦的春风里缓缓而行。这哪里是新娘,分明是一朵含苞怒放的桃花啊!长长的婚纱,染红了大地,染红了天空,染红了三月,染红了蓝蓝的湖水,染红了人生的又一征程。我不由得想到一朋友写的一首诗歌:

一枝桃花,逃出了谁的深闺

与谁一起,在这个寒冷的早春里

匆匆地私奔

每年的三月,你总是无法避开

一朵桃花的青睐。她的示爱,也总是

那么地热烈而大胆,火辣辣地

击中一个人的内心

我与一朵桃花相似,深爱这个春天

也眷恋这个红尘。而我的内心

也总会有一枝烂漫的桃花,横逸而出

一瓣一瓣地,盛开着爱情

春光尚早,红尘正好!无论是桃花

还是我们,都还来得及爱与被爱,或者

起身远行

此时,三月的风还有一些料峭,而春的暖意已悄然包裹在阳光里,微微吹来的风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春的气息。你看,公园的白玉桥上一个个新娘恰似盛开的花朵,犹如粉粉的桃花和雪白的梨花,那花似乎散发着迷人的清香,醉倒了众人,醉倒了新郎,醉倒了春风。

多想让时间倒流,让当年青涩的年华重新沐浴在阳光下,穿上那俏丽新娘的婚纱,做着新娘的梦,梦中的桃花揉乱潮湿的心。

“结婚典礼开始!”司仪小姐甜美的声音,将回到家乡举行婚礼的议程推到了高潮,环视攒动的人群,我看到了父老乡亲脸上的笑颜,那笑里堆满了羡慕的眼神,堆满了对新人的祝福,堆满了对人生的展望。

“面对眼前这个女孩,你愿意娶她为妻,对她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你将永远爱她、珍惜她直到地老天长,承诺将对她永远忠实吗?”

“我愿意!!!”外甥洪亮的声音引来掌声一片。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你愿意嫁他为妻,对他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你将永远爱他、珍惜他直到地老天长,承诺将对他永远忠实吗?”

“我愿意!!!”新娘甜甜的回答,迎来众人的喝彩。

一对新人的感恩言,拽下了在场的父母眼泪,新郎新娘的父母更是泪流满面。我在心里默默祝福这一对天仙,祝福他们永浴爱河,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从高到低象征新婚甜蜜的红酒,缓缓流淌下来,预示一对新人幸福长长久久,看着这满杯的红酒,我醉了,如同醉了的众人,醉倒在甜蜜的酒香里,醉倒一对在新人的花香里。

写于20xx.3.2

3、想起藕花香散文

近来膝盖风湿病发,不便行走,久违了往日的荷塘。去年此时,每日走过,每日花香,每日明媚的早晨。当别人从荷塘旁匆匆而过,只给藕花投去一瞥的时候,我总是驻足,凝望,沉思。藕花的美,不像葵花一般张扬向阳,不像樱花一样令人窒息,也不像牡丹花那样富贵妖娆,就是那样静静地,亭亭玉立在碧波之上,清新,静雅,脱俗。

自从有了《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便成了藕花的招牌。这是诗人将自己的性情或者向往,寄托在了藕花。藕花至今也不懂,永远也不会懂,也没有必要懂。率性而生活,洁身而自好,不必在意别人的眼神。没有必要让别人无路可走,但走自己的路,无可争辩。

这一片藕花,其实活得很不容易。她们没有生在水中央,而是长在水边的一块凸起的小丘上。只有下大雨水位上涨的时候,才可能有水流穿过。但是,她们似乎并不介意,盛开得一点儿也不惜力。不算是“接天莲叶无穷碧”,但“映日荷花别样红”还是有的,这就足够了。淡泊的心,淡泊的生活,就会有淡泊的意境。

荷香在空气中氤氲开来,连对面水榭的檐牙似乎也受到了浸染,柔和了许多。一只小鸟落下,在晨曦中啄着昨晚的梦。每个日落,都是梦的开始;每个日出,都是梦的清醒。人如此,鸟也如此,藕花也如此吧。在这样不尽如意的环境里,一丝不苟地盛开着自己的梦想。

藕花跟岸边的杨柳对望着,一个在空中缠绵,一个在水中微笑。多少年了,她们几乎是同时在春风骀荡中萌动,在夏风抚摸下繁盛,在秋风飒飒中枯萎,在寒风中等待。没有生死契约,没有焚香叩头,心心相印才是真的情愫。杨柳为藕花投下浓阴一片,藕花为杨柳送上清香一缕,这就够了。

我不大喜欢在阳光灿烂的时候,站在藕花的旁边。赤日之下的藕花,尽态极妍,缦立远视,妖娆曼妙,让人心旌摇动,浮躁起来,伸手就想掐下来把玩。这可不是好的境界,忘记了“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历史定论。对于你喜爱的东西,未必要动手,动眼,动心,就足够了。

对于赏荷,我认为最高的境界,应该是在星光闪烁之际。首先是嗅其香,朱自清说过“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藕花香的清淡,正适合于你淡泊的情怀。尘俗之情,富贵之念,绝不适合。富贵的杜丹,炽烈的玫瑰,则不适合于月夜观赏,只能在日光之下。

星光之下,微风渺渺,端坐在荷塘边的石凳上,闭上眼睛,听荷叶沙沙作响。一缕清香,如约而来,像久别的情人,轻轻入怀,轻轻入心。藕花的香,不会在你的鼻尖停留太久,一阵风过,了无踪迹。若要寻觅,需要另一阵风的到来。这就像幸福,不可能总呆在身边,偶尔走丢了,你不必伤怀,应该在寻找中耐心等待,不能急于求成。

当然,你也可以微睁双眸,看月色轻晃,摇曳了池中那点点藕花。月光下的藕花只有这素净的白花,方能落入你的明眸。朱自清就写道“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这白花,最适合宁静的心,让你躁动的心安静下来。即使有晚风摇动,花儿摇曳,你的心潮也不会荡漾,所以“心里颇不宁静”的朱老夫子就走向了月色中的荷塘。

如果你在细雨中走进荷塘,那也是很惬意的。这个时候的藕花,比起梨花带雨,更楚楚动人。如果说梨花带雨是一种凄婉的美,藕花带雨则完全是一种含笑的美。虽然泪花点点,泪珠滚滚,但那是从心底笑出来的。她是站在自己的雨季,上演着自己的一出戏,让自己素雅的身影更加素雅,素洁的心灵更加素洁。

对面的雨榭之中,不知何人在播放着刘珂矣的《芙蓉雨》:“藕花香,染檐牙,惹那诗人纵步随她,佩声微,琴声退,斗胆了一池眉叶丹砂。”这种充满佛声禅意的旋律和词句,总能让人顿生宁静,消除浮躁,享受红尘之外的清淡,仿佛涓涓清流,洗涤着蒙尘的心灵。细雨中的藕花是不是也在用这禅意洗涤着呢?

这一方藕花,也算奇妙,不仅有白的,还有红的,粉红的,红白相间的……细雨中的红,不再炽烈,收敛了热烈,不胜娇羞;雨丝绵绵不断地在粉色的花上书写着,似乎在做着粉红色的回忆……这景致,也适合你沉思,想一想昨天的不冷静,想一想明天的第一笔该如何书写。

雨中似乎闻不到藕花之香,或许被细雨洗进了粼粼波光吧?是的,藕花香随着微风细浪,送到了对岸,雨中行走的一对儿,恐怕是被藕花香吸引住了吧,来到藕花之前,驻足,寻觅,拍照。他们的清纯,他们的青春,像极了并蒂莲花开。“莲花水上思梁祝,为报知音并蒂开。生本江湖何惧浪,不教清丽染尘埃。”此时,即使没有藕花香不也是很美的吗?

这一对儿有些不舍地离开了荷塘,远去的背影是两手相牵的。我想,静美的藕花已经盛开在了两人的心田,藕花的清香已经浸染了两人的生命。明年的今日,还会有并蒂莲花开。

天空有雨燕斜飞,是不是在寻觅藕花香呢?人生路上,我们时不时地丢失一些人和事,然后就寻寻觅觅,可能在凄凄惨惨后柳岸花明,或许在冷冷清清中不再回来。细雨荷花香,微风燕子飞,就是一种清新与轻灵。在这样的意境之中,你会暂得宁静,心情舒畅,享受着这一片属于你自己的天地。

4、隐匿的花香散文

滴雨枯枝吐新芽,粉瓣戏风满池铺。

流水未怜红颜醉,三月花香有谁闻?

偶然间发现路旁的桃树孤零零的、毫无征地开出了粉色而又小小花瓣,恍惚间,才明白过来,春天来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温度回升,冰雪消融,山间溪水潺潺流动,鸟鸣花开,嫩草儿、树芽儿悄无声息地从土里、从树梢上探出瘦小的脑袋,无声地叙说着:春天来了。

前几日,看见道路两旁叫不出名字的树竟生长出了些许嫩绿的芽孢,那时,只是匆匆一瞥,不以为意,直到看到路旁孤零零的桃树开出娇艳的桃花才知道,春天来了。

前年和一起去武大观赏樱花,樱花正茂的时间,一起前往武大观赏樱花,享受在花海下的那种感觉,轻松、愉悦,好似整个心灵回归自然一般。

回想武大的赏花之行,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樱花,更不知道樱花到底有多惊艳。总之,樱花盛开时,我想去见见。相比白天,晚上武大的樱花别具一番风味。在路灯的照耀下,樱花展示出了游客无法观赏到的异域花香。据武大学生说,晚上的樱花才是最美的,而我们只是随着人流观赏着“原本性”的美,丝毫不知樱花也有原本性下“娇羞”的美。不过可惜的是,樱花原本性下“娇羞”的美我未能亲眼看见,只能通过一些消息或看或听夜幕下的樱花之美。

单一的城市里,也有着数不清的花,只是,我不曾去看过。暂时看见的便是每天路过时的那几株不知名的树开着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来。上班族惊艳于花的美丽,在阳光下美美的排上一张照片,然后匆忙的赶往单位。对于他们惊艳词汇我似乎没有多大的感觉。相反的,我喜欢那种好像要下雨但又下不下来,或偶尔飘落几点雨滴的天气。在这样的天气里,没有喧闹的人。仿佛此刻赏花之人才是真正懂得惜花之人。轻点脚尖,收揽花枝,送至鼻尖,猛吸一口气,深闻花香。好似良辰美景唯独与花香共赏。

莫名地走上去似非搭讪的问了一下:“你也喜欢这样的天气赏花?”

她似乎被吓到了,惊讶的看着我,缓了一会才支支吾吾的看着我说:“是,是呀!白天人太多,反而成了累赘。”

看着她,然后再看看人工小河上飘满了凋落的花瓣,有种淡淡的忧伤之感:“此情此景,好似林黛玉在此一样,‘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只不过我并非惜花之人。你好像懂花?”

“原来你也喜欢这样的天气看花呀!这样的天气看花最合适了,既不热又不冷,而且刚好是在盛开之后出现的。”

被她这样一夸,我倒是有些尴尬:“我不懂花,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花!只是碰巧赶上了,加上有一些感概就来了。”

“哦。”

“城市太过于单调,要不是看到树枝吐出新芽,我都差点忘记了这是春天。”

“是呀,城市有她的好,也有她的坏!花儿盛开才能闻得一丝花香。‘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这些田园诗是多么的美好,只不过我们生存的环境使然,我们别无选择”

告别了邂逅的女子后,独自走回家。柏油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多,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吐出了更多的新芽,叫不出名字的花井然有序地争相开放。看着这些不曾被谈及的话题,一直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将把自己丢失在繁华的城里,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正如那个女子所说的那样,我们别无选择。

而我在想:快餐式的节奏里,以后是否还能问得自然的花香?

5、猜你喜欢: